历史故事

当前位置:外围买球app > 历史故事 >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力,真理标准大讨论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力,真理标准大讨论

来源:http://www.chichaircLub.com 作者:外围买球app 时间:2019-11-18 00:20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社会科学

图片 1

2018年3月17—18日,纪念“真理标准大讨论”40周年学术高峰论坛在江苏徐州隆重举办。

■1978年关于真理标准大讨论的思想理论根源,就是马克思的思想、马克思主义

■1978年关于真理标准大讨论的思想理论根源,就是马克思的思想、马克思主义

真理标准大讨论;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

理论周刊:陈教授,您好!对我国思想理论界来说,今年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年份,既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又是纪念真理标准大讨论40周年。那么,如何看待这两个具有重大意义的纪念日在时间上的偶然与理论上的关联?

理论周刊:陈教授,您好!对我国思想理论界来说,今年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年份,既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又是纪念真理标准大讨论40周年。那么,如何看待这两个具有重大意义的纪念日在时间上的偶然与理论上的关联?

图片 2

陈先达:今年恰逢这两个具有重大意义的纪念日同在一年,从时间角度说当然是偶然的,但从更深层次,从理论的关联性说却是必然的。

陈先达:今年恰逢这两个具有重大意义的纪念日同在一年,从时间角度说当然是偶然的,但从更深层次,从理论的关联性说却是必然的。

会议现场 江苏师范大学哲学范式研究中心供图

1978年关于真理标准大讨论的思想理论根源,就是马克思的思想、马克思主义。没有马克思的思想指导,就不可能出现以实践是检验真理标准大讨论的核心命题,因而就找不到处于历史转折关键时刻突破人们思想束缚的强有力的哲学指导;反过来说,如果当时不通过这场大讨论,解放思想,恢复实事求是路线,中国就不可能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确立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路线,逐步走上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道路,创造性发展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

1978年关于真理标准大讨论的思想理论根源,就是马克思的思想、马克思主义。没有马克思的思想指导,就不可能出现以实践是检验真理标准大讨论的核心命题,因而就找不到处于历史转折关键时刻突破人们思想束缚的强有力的哲学指导;反过来说,如果当时不通过这场大讨论,解放思想,恢复实事求是路线,中国就不可能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确立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路线,逐步走上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道路,创造性发展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

2018年3月17—18日,纪念“真理标准大讨论”40周年学术高峰论坛在江苏徐州隆重举办。论坛由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南京大学哲学系、《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马克思主义部、《江海学刊》编辑部和江苏师范大学哲学系联合主办,由江苏师范大学哲学范式研究中心承办。

在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在世界上马克思主义发展处于低潮,社会主义受到极大损害时,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伟大成就,唤起世界对马克思主义的重视和信心,树立起对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重新认知。

在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在世界上马克思主义发展处于低潮,社会主义受到极大损害时,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伟大成就,唤起世界对马克思主义的重视和信心,树立起对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重新认知。

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共中央党校、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南京大学、复旦大学、武汉大学、中山大学、江苏师范大学等高校,以及《中国社会科学》、《人民日报》、《新华文摘》、《江海学刊》、《中国高校社会科学》、《江苏社会科学》等期刊媒体的近60名专家学者参与论坛。开幕式由江苏师范大学党委副书记岑红教授主持,江苏师范大学校长周汝光教授、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会长郝立新教授、教育部社科委哲学部秘书长郭湛教授、《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副主编孙麾编审、南京大学哲学系主任唐正东教授、《江海学刊》副主编赵涛编审出席开幕式并作讲话。

马克思诞辰纪念和改革开放纪念是两件事,又是同一件事的两个方面。如果从真理标准大讨论中,从改革开放中看不到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威力,或者从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伟大成就中看不到马克思的思想和马克思主义的当代价值,只看到时间的偶合而看不到理论的必然,把两个纪念视为互不相关的两件事,就不可能深刻理解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力量。

马克思诞辰纪念和改革开放纪念是两件事,又是同一件事的两个方面。如果从真理标准大讨论中,从改革开放中看不到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威力,或者从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伟大成就中看不到马克思的思想和马克思主义的当代价值,只看到时间的偶合而看不到理论的必然,把两个纪念视为互不相关的两件事,就不可能深刻理解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力量。

周汝光校长在欢迎辞中代表江苏师范大学向与会的各位专家学者表示欢迎和感谢。他介绍了学校哲学学科建设所取得的成绩,肯定哲学范式研究中心作为江苏省高校哲学社会科学优秀创新团队的重要工作,指出本次论坛既是关于纪念40年前改变中国命运重大事件的大讨论,又是关于深入梳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发展脉络的大讨论。

■真理标准大讨论具有学术性,不是纯粹为政治需要而臆想出的命题

图片 3

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会长郝立新教授认为40年前的“真理标准大讨论”提出了实践在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中国现实中的重要地位,开启了思想解放和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经过40年的发展,“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本身已经经受了实践的检验,成为中国改革和发展的深层思想基础。从哲学上讲,这一命题突出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实践性,它倡导实践思维,强化实践精神,回应实践挑战,解答实践难题,探索实践规律。

理论周刊:社会上曾有一种观点认为,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大讨论是出于当时的政治需要,不具有学术性。您对此怎么看?

■真理标准大讨论具有学术性,不是纯粹为政治需要而臆想出的命题

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名誉会长梁树发教授、中国人学学会会长丰子义教授、江苏师范大学哲学范式研究中心顾问任平教授、南京大学哲学系主任唐正东教授、北京市社会科学院邱守娟研究员等从自身经历回顾了“真理标准大讨论”在40年前对思想和理论界的冲击,并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的作者胡福明先生表达了崇高的敬意,认为该文开启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理论征程,体现了马克思主义作为改变世界的哲学宣言。

陈先达:这种观点是片面的。毫无疑问,1978年真理标准大讨论是政治性的讨论,不是纯学术讨论。它是在中国历史发展的关节点上,对中国社会主义社会的命运和走向具有决定性意义的重大政治事件。但并不能因此就说,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命题不具有学术性,是纯粹为政治需要而臆想出来的命题。

理论周刊:社会上曾有一种观点认为,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大讨论是出于当时的政治需要,不具有学术性。您对此怎么看?

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副会长吴晓明教授、魏小萍研究员、徐素华研究员,副秘书长李俊文研究员,经济哲学研究分会会长张雄教授,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张峰教授,中共中央党校董德刚、薛广洲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单继刚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段忠桥、张新、张秀琴、臧峰宇教授,武汉大学何萍教授,中山大学徐俊忠、钟明华教授,河北大学宫敬才教授,河南大学吕世荣教授,安徽大学许俊达、吴学琴教授,华中科技大学王晓升教授,华侨大学周世兴教授,四川大学黄金辉教授,江苏师范大学曹典顺、陈延斌、冯建华教授等,围绕学术事件的政治意义、哲学与时代的关系、改革开放的经济哲学基础、政治体制改革与经济体制改革的关系、实践主体性与人民群众的关系、真理标准讨论与思想解放的关系、实践观的演变历程及其当代使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实践基础、思想解放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自我革新、改革开放与分配正义、改革开放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马克思主义与当代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新时代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发展方向等问题展开充分讨论和交流。

真理标准问题本身是一个哲学问题。在中外哲学史上,哲学家们曾为认识正确性标准进行过无数次争论。中国哲学史上庄子与惠施的濠梁之辩,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和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的反复诘辩,以及西方哲学关于理性标准与经验标准的争论,都没有科学解答这个问题。只有马克思才科学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任何主体标准或理性与经验标准都不可能与实践标准相比。实践高于认识、也高于任何主体的观念。实践具有普遍性和直接现实性的品格。

陈先达:这种观点是片面的。毫无疑问,1978年真理标准大讨论是政治性的讨论,不是纯学术讨论。它是在中国历史发展的关节点上,对中国社会主义社会的命运和走向具有决定性意义的重大政治事件。但并不能因此就说,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命题不具有学术性,是纯粹为政治需要而臆想出来的命题。

江苏师范大学哲学范式研究中心主任曹典顺教授主持论坛闭幕式。任平教授总结指出,本次会议深入剖析了“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的性质与哲学意义,提出了新时代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诸多新问题,是一次在关键时刻召开的关键会议。郝立新会长最后代表主办方对承办方和与会者表达感谢,指出本次会议拉开了国内学术界总结反思改革开放40周年实践经验与哲学成果的序幕,体现了当代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正因为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是具有真理性的判断,它才有可能在1978年的历史转折中发挥思想解放作用。可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发挥的作用,是真理的作用;是马克思主义的作用,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作用。习近平总书记说过,“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最终要落实到怎么用上”,并引用“凡贵通者,贵其能用之也”作为论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说到底就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运用,并在运用中创造性发展。实践是检验真理标准大讨论就是一次卓有成效的运用。

真理标准问题本身是一个哲学问题。在中外哲学史上,哲学家们曾为认识正确性标准进行过无数次争论。中国哲学史上庄子与惠施的濠梁之辩,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和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的反复诘辩,以及西方哲学关于理性标准与经验标准的争论,都没有科学解答这个问题。只有马克思才科学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任何主体标准或理性与经验标准都不可能与实践标准相比。实践高于认识、也高于任何主体的观念。实践具有普遍性和直接现实性的品格。

(江苏师范大学哲学范式研究中心供稿、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秘书处修订)

正因为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是具有真理性的判断,它才有可能在1978年的历史转折中发挥思想解放作用。可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发挥的作用,是真理的作用;是马克思主义的作用,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作用。习近平总书记说过,“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最终要落实到怎么用上”,并引用“凡贵通者,贵其能用之也”作为论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说到底就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运用,并在运用中创造性发展。实践是检验真理标准大讨论就是一次卓有成效的运用。

■真理标准大讨论,为我们提供了继续解放思想,全面深入推进改革,衡量正确与错误的“金标准”

理论周刊:真理标准大讨论已过去40年了,在今天还有什么意义?

陈先达:真理标准大讨论是在特定时期发生的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事件,可实践作为认识是否具有真理性的标准是普遍真理。它不是仅仅适用于中国1978年历史转折时刻,“用过”之后,可以束之高阁。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始终坚持实践和实践标准的观点。在40年的改革开放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都是立足于实践,在实践中不断向前发展的。同时可以说,每一步都是在接受实践的检验。

实践作为检验真理标准始终是有效的。而且我们应该懂得实践作为真理标准的双重含义:既是真理性认识之所以是真理的标准,也是错误之所以是错误的标准。因此,实践既可检验真理,也可纠正错误。不能认为真理性认识标准是实践,而是否错误是主观认定的。其实不少被主观认定是错误的东西,事后在实践中被证明是正确的并不罕见。无论真理或谬误,一切都应该通过实践检验,这才是彻底的辩证唯物主义者。

真理是有用的,但有用的不等于真理。这是马克思主义真理观和实用主义的分界线。毛泽东说过,“我们说马克思主义是对的,决不是因为马克思这个人是什么‘先哲’,而是因为他的理论,在我们的实践中,在我们的斗争中,证明了是对的。我们的斗争需要马克思主义。”从这个角度说,1978年实践是检验真理标准的大讨论,不仅拓展了我们当时的理论视野,而且在整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中,都成为我们继续解放思想,全面深入推进改革,衡量正确与错误的“金标准”。

■在当代哲学社会科学中,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不仅具有政治性,而且具有极高的学术性

理论周刊:在马克思诞辰200年之际,人们对马克思及其著作的关注与日俱增,讨论也非常激烈。有一种观点认为,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政治性的、非学术的。该怎么看待马克思主义的政治性与学术性?

陈先达:马克思主义的政治性源于马克思经典著作本身的政治性。马克思经典著作本来就具有鲜明的政治性和明确的阶级性,因为马克思本来就是为工人阶级和人类解放而进行研究和著述的。《共产党宣言》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合著的最著名的经典著作,谁敢说《共产党宣言》只是学术经典著作而不具有政治性呢?事实上它至今仍然使资本主义统治者感到震怵和恐惧。其实何止《共产党宣言》,可以说马克思的每部著作,无论是像《资本论》这样皇皇巨著,还是发表在报刊上的评论,无论是正面阐述自己观点的著作,还是与对手或论敌的论战文章,无不是既具有高度学术性又具有立场鲜明的政治性。这并不奇怪,马克思首先是个革命家,这就决定了马克思的经典不可能只是学术著作而不是具有政治倾向性的著作,因而对马克思经典研究不可能避免双重特性:学术性和政治性。你只要读读西方有些学者从马克思经典断章取义得出的反对马克思主义的结论就可以看出,他们是纯粹的学术研究而不具政治性吗?事实上对马克思的经典的研究,完全可以有两种不同的立场和态度。我们应该重视马克思的经典,认真研究马克思的经典,学习马克思的经典,因为它能帮助我们掌握和精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马克思的经典是我们的理论宝库,而非只是作为后人注释和考证的文本。因为在注释和考证中,必然会渗入研究者诠释文本的理论结论和政治倾向。

另外,确如你所说,在有些人看来研究马克思主义没有什么学术性,仿佛只有研究中外某个大思想家的著作才叫学术研究。这是对学术性的错误理解。对中外著名思想家的研究当然具有很高的学术性,我们需要专门人才进行深入研究,正确诠译和解读他们的思想,以便汲取他们的智慧。我们提倡学习中国传统优秀文化的原因正在于此。但不能因为马克思主义鲜明的政治性而贬低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学术性。在当代哲学社会科学中,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不仅具有政治性,而且具有极高的学术性,因为它是建立在对世界发展普遍规律和人类社会规律揭示基础上的学说。恩格斯曾经说过,“人们的意识决定于人们的存在而不是相反,这个原理看来很简单,但是仔细考察一下也会立即发现,这个原理的最初结论就会给予一切唯心主义,甚至最隐蔽的唯心主义当头一棒。”我可以大胆断言,马克思主义中每条基本原理都具有极丰富的内涵,要真正弄懂,弄通,能阐述,能运用,可得下一辈子功夫。

自马克思主义产生之后,马克思主义研究逐渐成为一门显学。不仅马克思主义革命者和理论家们精心研究马克思主义,而且马克思主义的反对者同样关注马克思主义研究。在当今世界,马克思主义研究学者之多,是任何一个思想家所无法相比的。不管是马克思主义者还是不同意甚至反对马克思主义的学者,都无法绕开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是学术宝库,是哲学社会科学中一座巍巍学术高峰。

值得一提的是,当前,我们应该反对那种以学术的名义把马克思以后的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对立起来的观点,有些西方学者往往引用马克思在特定环境特定语境下说的“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这句话作为立论根据。其实,1890年恩格斯在批评德国党内的一些大学生的幼稚行为时,曾明确指出马克思这段话真实意义是批评当时法国的共产主义者,是为了区分“龙种与跳蚤”。

另外,马克思主义是科学,但并不是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者的成果就天然具有学术性。一门学说的学术性和研究者的学术水平是不能等同的。实际上在任何学科中,研究者的水平都是参差不齐的,有高有低。有高峰、有平原,也有低谷。每门学科都有大学者,也有成就一般甚至毫无成就可言的人。这无关学科的学术性,而是与研究者个人的资质、条件与努力有关。我们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在增强政治意识的同时,应该努力提高自己研究和教学的学术含金量。马克思主义研究成果的含金量越高,学术性越强,越有说服力。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我们要始终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观点,立足实践,继续解放思想,大胆创新。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我们要无愧于马克思主义这个称号,就必须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中,始终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坚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道路,坚持理论与实践相统一的道路。作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我们应该当“龙种”,决不当“跳蚤”。

理论周刊:谢谢您接受我们的访谈!

原文链接:

[北京日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力 ——访中国人民大学一级教授陈先达

本文由外围买球app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力,真理标准大讨论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